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39.com

荒原上的这场剑雨落了许久,三皇子右臂被斩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下属一个个倒在这场杀戮里,内心和恐惧和痛苦占据,偏偏又迈不出一步。

  许多修为不高的手下很快被洞穿了生死,饮恨而终。只有极少高手各展绝学遁逃出去,没有人再去理会三皇子。

  而那些铁器似乎听得懂林玄言的话,于是没有主动去攻击三皇子。那把砍断了三皇子手臂的菜刀在舔了一口血之后尤为雀跃,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他还是一柄名剑,配在一个青衫侠士的腰间,轻舟一渡,快意恩仇。如今上一代主人的容颜早已模糊,刀口舔血的感觉也恍如隔世。

  这一战之后,它们势必会被视为不详,甚至作为餐具的价值都没有了。

  但是没有谁会后悔,因为这一日之后,它们已经不同了。

  雪原之上,林玄言抱着裴语涵渐行渐远。

  裴语涵虚弱地搂着他的脖子,脸靠在他的脖子上,林玄言抱着她的腿,走过雪原。

  林玄言不说话,她便也低着头,过了会儿,她想起方才的场景,总觉得有些尴尬,想开口说些什么,结果传来啪啪两声。她吃痛地嗯哼了一声。自己的屁股被林玄言重重地打了两巴掌。

  裴语涵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寂静的雪原上啪啪啪的声音有节奏地响着,裴语涵搂着他的脖子,仍由他一边抱着自己一边打自己屁股,可以想象,她那挺翘得不像话的娇臀,此刻臀肉被打得隔着长裤不停轻晃,一颤一颤地掀起一阵香艳的肉浪。

  莫说此刻修为被封,即使是修为鼎盛,面对师父的责罚,她也不敢用法力去抵挡,只能由着自己的挺翘娇嫩的屁股承受着一记又一记的巴掌。

  她趴在林玄言的肩上,没有主动求饶,只是听着一声声啪啪啪的娇羞声响,感受着后身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和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同样风雪交加的夜晚,她当着他的面对着阴道主撅起了屁股,说着淫词浪语仍由其掌掴的情景。那时候她无可奈何,只能由着林玄言把自己淫乱受罚的情景看在眼里。

  许多年前,她还是一个真正的清冷剑仙的时候,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能对着一个憎恶的人撅起屁股。

  但是她能感觉到自己变了,自己坚定的意志被季易天仅仅一个月的诱导和调教就濒临崩溃,再加上后来更加变本加厉的玩弄训诫,之后做许多事情的时候,她非但不觉得害羞,还有些习以为常了。

  那其中很多事情,她都缄口不言,更不敢让林玄言知道,她希望在他心中,自己永远留着清纯的那一面。

  而今天被他在荒原上狠狠地打着屁股,许多被调教的往事纷至沓来,冲击得她目眩神迷,一声声啪啪的声响更是犹如雷鸣扎在耳畔,那丰嫩的臀肉被打得不停颤抖,她内心却像是春水乱漾。

  这本该是多羞人的事情呀。

  她不经又想起当初让林玄言罚跪,然后用竹条打自己手心的场景,现在想来那时候应该很可笑吧,他会不会记仇了呢,想着以后真相大白之后狠狠地打自己屁股泄愤?

  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太不懂事了呀。

  昨晚他就对自己说过,以后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绝对不可以优柔寡断,要是自己再不听话就打烂自己的屁股。今天自己这么不听话啊,不仅差点害了他,还差点被三皇子锁上狗链,扒光衣服硬生生牵回皇宫,比起这个,被自己师父打着屁股抱去老井城已经是多么幸运了。

  裴语涵脸颊微红,并拢的双腿微颤,小腿被林玄言搂着,巴掌撞击臀肉的声音还在继续,她长袍在那场大战中被撕裂,如今只穿着一件如今青青灰灰的贴身衬衣,她胸脯贴在林玄言肩下的位置,随着林玄言的惩罚也一颤一颤的,她甚至能感觉到乳尖缓缓建议,透过衣衫摩挲着他的胸膛,似乎随时都要裂帛而出。

  一路过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而快速地穿过冰冷的雪原。

  等到临近老井城的时候,裴语涵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了。

  「知道错了么?」林玄言终于开口。

  裴语涵乖乖点头:「知道了。」

  林玄言点点头:「嗯。」

  然后啪得又拍了一击,脆响里裴语涵秀眉紧蹙,咬着嘴唇,鼻间轻轻哼了一声。

  马上就要入城了,街道上肯定行人,在野外无论被如何惩罚她都可以忍受,但是要是入城之后还是如此,她以后颜面何存呀。

  裴语涵求饶道:「师父我真的错了,以后我一定听话,无论如何都听话好吗?」林玄言道:「错了就要挨打。挨打时候态度一定要端正,你以前用竹条打我手心的时候不就这么说的吗?」

  裴语涵心中一惊,心想果然是那时候记仇了呀,她马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那能不能先不打,等会入城了,太丢人了……」林玄言又是一巴掌打得她秀眉蹙起,他淡然道:「那你要是被轩辕帘牵着狗链子进城就不丢人了?」

  裴语涵羞红着脸垂下了脑袋,覆着亮莹莹眸子的睫毛轻轻颤着。

  对于林玄言的训诫,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就像是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几百年前,露出了小女儿一般的样子。那时候师父也是这样惩罚自己的呀。

  而在林玄言心中这和几百年前是不同的,那时候她只是个身材干瘪的小女孩,如今前凸后翘,身材曲线玲珑,手感极佳。

  林玄言道:「看样子你认错态度还是很差。」

  裴语涵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张了张口,委屈道:「我真的知错了,以后我绝不会这么软弱的。」

  林玄言不理会她,只是停下了拍打的动作,手来到了长裤的边缘,手指一勾,将她的裤带轻轻勾起。

  裴语涵心中一凉,心想难道他要……不会吧……察觉到林玄言的动作之后,裴语涵芳心乱颤,又是恐慌又是娇羞:「师父……不要,我错了呀……不要脱下来……啊……我真的错了。」她开始拼命挣扎,但是小腿被林玄言死死地箍着,动弹不得。她拳头虚弱地打在林玄言的背上,试图挣脱下来。

  林玄言重重地拍了一下,白色的绵软裤料被打得一阵褶皱,他严厉道:「老实一点。」

  裴语涵挣扎果然微弱了许多,她默默地感受着一根手指游鱼般购入自己的裤带,她身子一紧,微微蜷缩,俏丽的脸颊写满了绯色。

  「不要……」

  「我错了……」

  裴语涵贴着林玄言的耳畔软语央求着。

  忽然,身后一阵飕飕的凉意。

  她意识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扒了下来,褪到了大腿中部。

  月白色的丝薄亵裤包裹着布满巴掌印的绯红娇臀,一如荒凉雪原上摇曳绽放的北极罂粟。

  耳畔已可渐闻人声。

  进城了。

  难道自己要被师父在大街上光着屁股打么?她连忙用袖子捂着自己的脸,如瀑长发垂在两侧,无地自容的她想把自己埋在长长的头发里。

  啪!

  裴语涵嘤咛一声,轻声呼痛。

  接着是一阵暴雨般急促的巴掌,打得裴语涵身子如花枝乱颤,连连低声求饶,她又不敢将头抬起来,因为她已经可以听到街上行人的纷纷议论。

  「师父,求求你饶过语涵吧,别在这里打,太丢人了。」「师父我知错了,真的错了。」

  「嗯……不敢了,痛。」

  一番细声细气哀婉百转的央求并么有动摇他的铁石心肠。

  该落下的巴掌依旧在落下,那火辣辣的娇臀裸露在空气中,被寒风不停吹拂依旧不减温度。

  而周围所有路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无比震惊地看着这荒诞的一幕。

  一个看不清脸蛋,但是身材好到匪夷所思的女子被一个少年抱着打着光屁股?

  这是何等香艳的场景。

  许多人看的聚精会神,一下子痴了,尤其是一些男子,看到这一幕更是连步都迈不动。

  一个中年妇人看到自家汉子已经迈不动步了,推搡了他两下,破骂道:「一个破婊子有什么好看的,在大街上光着屁股也不知道羞。」另一个妇人附和道:「指定是哪个大官家的小婢犯了事,被拖出来打,呵,这身段,送去青楼倒是不错。」

  「就是不知道脸怎么样。」

  「脸肯定不怎么样,要不然她为什么要用手遮着。」而男人们心中所想却完全不同。

  任何男人看到身材这般的惹火的女子被如此羞辱,心中难免是怜惜和愤恨之情。

  「这是丈夫在教训小媳妇吗?」

  「自家丈夫哪有这么狠的,你看那小娘子的屁股,都被打成这样了。我看倒像是兄妹。」

  「这哪里像兄妹,姐弟还差不多,可这世上哪有弟弟打姐姐的说法?」「我看还是青楼哪个女子得罪了个贵公子,被拖出来受罚呢,那些臭婊子感觉自己金贵,要价一个比一个高,还立牌坊说卖艺不卖身,我看啊都是一路货色。」「这长腿这奶子,还有那个翘挺挺的大肥屁股,被打的时候那臀肉滚的可真艳啊,这手感一定很爽,要是能让我也打上两下……」裴语涵一边听着路人们的纷纷议论,一边承受着林玄言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训诫,内心中一团异样的火熊熊燃着,烧的心思痒痒,肌肤滚烫,而下身那一记记的拍打更是犹如打井取水一般,一道汹涌的热闹就在某个尖口,随时都要承受不住呼之欲出。裴语涵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若是此刻再露出那般丑态,她就彻底抬不起头了。

  她在心中不停地默背着清心咒,狠狠地忍着,锁着那道随时都要被冲破的闸门。

  忽然,她听见耳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原来是一个书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喊着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卷着袖子冲向林玄言,想要解救这个落入贼手的女子。

  林玄言一巴掌将其打飞,那人狠狠摔在地上,一边责怪自己百无一用,一边大喊道:「姑娘,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又有许多人自认为有一身武力,纷纷围了上来,林玄言虽然气海被破,修为十不存一,但是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街道上一顿砰砰砰的响声之后,林玄言从满地痛苦呻吟的人群中走出,旁若无人地抱着绝色女子走向街道的更深处。

  忽然有人大喊道:「这个女子看着怎么这么像那寒宫剑仙?」「呸,她哪里像裴仙子了?裴仙子何等风姿卓绝,虽然也这般奶大臀翘,但是只是让人觉得神圣漂亮,哪里会想着去亵渎她?」「就是,裴仙子何等人物,怎么能和这种婊子相提并论。」听到裴语涵三个字的时候,她再也无法静心,死死地低着头,用手遮着自己的脸。

  随着下一巴掌落下之时,她娇吟一声,心门彻底失守,下身喷涌出一股暖流,一下子打湿了内侧的双腿,她的腰肢不受控制地耸动起来,绣花鞋内的脚指头紧紧地蜷缩着,快感与羞耻浪潮般冲刷过脑海,她只觉得浑身收紧,畅快的羞辱感将她冲击得如狂蜂浪蝶,也不顾此处到底是哪,香肩张开,玉颈微扬,不停地发出一声声痛吟娇喘,无论谁听了都不能自已。

  温热的暖流急速喷出,洒在街道上,她娇臀通红,肉浪翻滚,下身泥泞,长裤已经被褪到了脚弯处,露出了一半雪白的大腿,如此模样下,在大庭广众中,她就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要小许多的少年不停地打着屁股。而自己更是打不还手,只好用手遮住羞得通红的脸蛋,害怕被人认出来。

  自己应该是历史上最丢人的通圣了吧?

  裴语涵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宅子中,陆嘉静将伤痕累累的赵念放到一张床榻上,开始为他做一些简单的治疗。

  赵念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个青裙的绝世美人正在为自己运功疏通经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他却丝毫没有生出什么歹念,因为他认得她,知道她身份何等尊贵,所以不明白为什么会来救自己。

  他想要起身磕头。

  陆嘉静按住了他,道:「不许动,好生歇着,你内伤太重了。」赵念一边咳嗦一边诚恳道:「谢过陆宫主救命之恩。」陆嘉静道:「你不用谢我,这些都是林玄言的安排。」赵念错愕片刻,微笑道:「小师弟真厉害。」

  陆嘉静忽然问:「你那个小师弟是怎么样的人呀。」赵念忽然想到,试道大会上,要是小师弟打赢了那个季大小姐,说不定就和眼前这位陆宫主促成一段良缘了。后来陆宫主更是和小师弟一同去了北域,这期间会不会……

  于是赵念的回答更加谨慎:「小师弟出现的很突然,一开始我以为不过是个长得好看些的普通人,但是那一天,我亲眼看见他在寒宫的剑阁中毫无阻挠地走到了最深处。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很厉害,甚至以为他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卧底,只是没想到师弟这么厉害。嗯……师弟天性有些冷淡,陆宫主不要见怪呀。」说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有些傻,分明眼前这个大宫主看上去比师弟还冷淡啊。

  陆嘉静想了想,问:「还有其他的吗?」

  赵念道:「没什么了,只是小师弟虽然看着冷淡,但是其实对谁都很好。」陆嘉静嗯了一声,道:「我替你把伤势稳住,然后去找你师弟和师父。」赵念忽然想起了那天大雪天,自己被抓之前,陶衫惊恐地对自己说的话,便问道:「陆宫主,我能问个问题吗?」

  陆嘉静道:「你问。」

  赵念道:「陆宫主知道唐明之乱吗?能给我讲讲吗?」陆嘉静吃了一惊,苦笑道:「